查看: 505|回复: 0

其实文化是可以迁移的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2-24 13:3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参考引用:齐白石北京地图:红花墨
    去韩国参加了第26届亚洲国际美术展,今天刚刚打道回府,趁着印象还新鲜,赶快写上几句。免得将来忘了,后悔。
    去到那儿第一印象就是:中华文化的影响,即使他们不用汉文,改写拼音,但是,稍不留意,那被古老的中华文化熏了那么多年的文化气息,再怎么掩也掩饰不了的。
    且不说将“Toilet”写成“化妆间”,“地铁站办公室”称为“驿事署”,就是韩国首尔艺术中心对面的一家石砌的餐厅,收银员身后的墙上,也是左边写韩文,右边用隶书写中文“咸味楼”。弄得像模像样的。唯有一件让人不解之事,那就是但凡公共场合的摄像头旁都钉了一小木块,上书咱中国人人人都知的几个字“CCTV”,这事让我一直没弄懂。
    随后去了首尔当代艺术馆,除了白南准那著名的电视机构成的塔之外,也有几件我喜欢的作品,其中一件是一个小小的电动装置,驱动一根短木棍,每隔几分钟,这小棍就敲打一下前面的木鱼,“嗒”,声音回荡在幽暗而又空洞的空间里,东方特有的神秘气息,悄然而至,余味绵长。
    然而,给我印象最深的倒是梨花女子大学美术馆的几件当代作品。我无意将女子大学的校园展开来谈,尽管校园的建筑堪称杰作,重点我还是想谈谈美术馆内作品。
    一件作品是:
    空间中有一个约90公分见方的白色石盆,正方型,中间凹下之处空无一物。天花板的投影仪将一池春水投映其中。自然是天光云影,水波流转,倒影中扬柳依依,偶尔被风吹落的落红飘浮水上,荡起一阵阵涟漪。一只小手,伸进水中将阵阵涟漪打乱重组,揉皱一池春水,击起一簇簇白雪似的水花,。少女的脸、小儿的笑容,被阴云驱散。鹰在风中骄傲地飞翔,不期而至的雨击打如镜的池面,弄乱水面文章,一环环的水波,相互穿插,愈来愈急的雨使水面产生激烈的噪波,倒影早已无迹可寻。几片黄叶飘落在翻腾的水面,时起时落,零落飘? I院螅晟ハⅲ刂兴娓垂槠骄玻褂吵瞿咸炖鋈眨自朴迫唬T洞Υ匆嫉母枭Q矍暗木啊⒍械囊簦谷绱诵匆狻?
    灯火转明,,影像已杳然无踪,所见的,唯一白色石盆而已。
    依依不舍,久久不想离去。
    大音稀声,对此件作品,我的感受无法言表。
    一个石盆,一个投影仪,如此简单的道具,却道尽人间春秋。
    繁华与凋零总在一线之间。
    另有几件精采之作,非在现场无法体会,文字的表达力往往有限。
    例如首尔当代艺术馆顶楼空间中展示的一件作品,一个医院住院部常用的手推床,上有白色的床单,这类物品,尽管洁净,却常常让人感到不安,它使人有着疾? ⑺劳觥⒒蛱郊渲嗟牧搿?
    这个不祥的病床被置于墙角,在它的前面,从天花到地面,以及两旁墙面,拉满了类似蛛网般结构的黑线,象蛛网,又象利刺,传达出一种尖锐的黑色哥特风格般的死亡气息。观者只有透过这些利刺般的线条,隐约见到缩在墙角的病床,黑色的嚣张的四面伸展的锋利的线与倦缩的白色病床,弱小无助的生命与强大而肆无忌惮的病魔,那么巨大的对比和反差,在现场,让人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奈。
    以我在韩国只呆了一周这种有限的阅历,我觉得这类黑色风格的作品并不多见。
    倒是东方意味的作品相对多见,且品质不俗。
    有时,脑中闪现一个想法,私下觉得,其实文化是可以迁移的。
    例如:雅典----那个伯罗奔尼撒战役之前的雅典,古代希腊人的骄傲,所有西方人心中的明珠,她的伟大通过罗马传承下来,随后是千年的黑暗,不幸的是希腊语的拜占庭并未将其薪火相传,修成正果的基督徒们冲进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埃及亚力山大图书馆,将希腊的部分典籍付之一炬,绝望的哲学家们身怀典籍,藏身在罗马与波斯的边界,即现在的叙利亚,后有追兵,前有强敌,置身旷野进退两难。刚巧,新崛起的阿拉伯,灭了波斯并占领了很多罗马的属地。正如世上许多刚刚兴起的民族具有勃勃生气、胸怀较为博大一样,此时的阿拉伯也虚心好学,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百年翻译运动,引进了很多从罗马逃来的哲学家,并将希腊经典转译成阿拉伯语。当欧洲人醒悟之后四处收罗希腊经典,最终透过被阿拉伯人征服的西班牙,将其从西班牙语转译成拉丁语,此时,距离君士旦丁大帝将基督教定为国教,基督徒们苦媳妇熬成了恶婆婆,对异教徒实施残酷迫害的时刻,巳很久远,成为七百年前的一场依稀往事。西欧人通过重读经典,将失落千年的雅典文明继承光大,并开创出现代文明,现代的希腊则不再光彩夺目。在古希腊那片土地上生活的现代人,真是苏格拉底下的蛋吗?无法考证,也无需考证,希腊的圣火并没有照亮他们的子孙前进的道路,但雅典的火种却燃烧成熊熊大火,为整个欧洲走出黑暗的中世纪发光发热。
    同样,中国的文化也如同古希腊罗马一样,以中原为圆心,逐步向外产生着影响,韩、日、越南等都曾受中华文化的影响,属于中华文化圈中的一员。
    但是,如果我们不能珍惜自己的文化,并将其进行一个符合当代语境的转换与重新的解读,我们很可能沉沦为希腊式国家---文化上的弱国,不珍惜自己的文化,会成为无根的民族,食古不化,抱残守缺,辉煌的文化也只会成为躺在博物馆的文物,仅仅供人缅怀而已。
    而日、韩在挖掘并激活东方传统文化遗产,并将其向当代语境进行转译与重构方向展开一系列的工作,且卓有成效。
    任其自然发展,中华民族五千年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的当代代表,未必是中国,很可能落在日、韩的身上。
    败家子往往守不住丰厚的家产,重振门庭却靠了外姓人,这可是古代中国的章回小说,现代影视剧中常用而老套的剧情。
    不希望被其言中!
    真的不希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